2009-02-08

大荒幼儿园(渣渣= =)


“大荒团子幼儿园乃是由轩辕王朝独家开办,教学设施齐全,实行小班教学。绝对按照您孩子
的天分进行因材施教……”

莲修子看着手里的《大荒日报》不由皱了皱眉,掐指算来,自家的几只团子也都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只是到底是把他们统统赶进自家太虚班,还是让他们自行挑选呢?


唉…谁说只有大学志愿才伤脑筋?幼儿园派系同样让家长头疼啊!


莲修子揉揉眉心,决计召开门派大会,让师兄弟们一起投票表决。拿定主意,莲修子潇洒起身,广袍乘风,宽袖一挥,袖口即刻散射出五道蓝色光晕飞往不同方向。

各位义兄义弟,莲修子这次麻烦你们了,毕竟,孩子是明天的希望口牙~~

不出半个时辰,便有麓仙踏云腾雾自西而来,黄衫金冠,背有灵光浮动,笑若菩提拈花,自号金莲使;再一盏茶时间过后,有妙手绿衣身骑硕兔身背葱翠药草而来,针医救世,门派名为冰心堂;再一炷香过后,有青衣者踏剑而来,衣袂飘摇身姿曼妙,师兄弟赠他芙蕖公子之号。

莲修子浅浅一笑:“明修贤弟,看来还是你最快啊!”

话音未落,便有一人身着黑衣红甲,不知从何处踱步而出,身后衣带轻飘,目若寒星,腰间名器承影不知尝过多少血色,身居沉船,化血成碧。魍魉。

“似乎少了一人。”冰心堂的大夫柔和浅笑,一边用药草逗弄着手边玉兔,一边心不在焉的说道。

2009-01-12

六六大顺(WL X EJ)

六六大顺

是夜,月明风清。
一道瘦削的身影依旧在遍布沼泽诡兽的雷泽土地上飞速奔跑着,雪白的缎带随着风在身后漾起。他戴着黑色的面纱,看不清容貌,只是额头上朱砂绘的蝎纹红艳得惊人。他熟练的躲过可以吞没战象的沼泽,躲避过只要一滴唾液就可以毒死整座巴蜀城的异毒蟾蜍,在雪白泛滥的月光下不停的奔跑着。
他叫青蛊,是雷泽魍魉沉船第十三代弟子,年纪最少,因此排在末位。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停下了脚步,姿态毫无空隙可寻的站立在了一片树林前。
今次师门的任务与往常一样,要在这片林子里采集一种名叫“履霜”的草药。听说这草有某种治疗奇效,但听师兄说,那种效果是他们一辈子都体会不到的。
是不是真的,青蛊并不知道,他只是若干年后才听冰心堂的好友说起,那是一味妇科良药……

他第三十六次叹了口气,师傅们说,三十六是大顺之数,于是他在三十六步以南处找到了一片在月光下泛着清冷光泽的履霜。
大喜之下,青蛊轻身掠过深寒水泽,落在履霜之上。
他只取一株即可。
于是俯身,小心翼翼的自深黑的泥土中挖出一株药草,以布巾包裹住,揣入怀中。
风转向了,一片云不知从何处吹来,遮挡住了月光。空气中有些微腥味,青蛊只觉后背一寒,他头也不回,拔腿便奔!因为他知道,此刻他身后定是一大群巨型毒蛙!

“咕儿呱……又是你来偷我们的药草……”
“呱呱,就是他…”
“我们救命的药草啊……每个月都要用的……”

青蛊后背已经被汗湿透,可是毒蛙却依旧紧紧跟随在他的身后,每一次跳跃都会震得雷泽大地颤抖。
他已经被追了多久?
半个时辰?还是1个时辰?还是两个时辰?
他的腿脚已经隐隐发麻,线条漂亮的后背也绷的酸痛不已。不行……不可以!他不断的对自己说着,作为一个出色的魍魉,哪怕是逃命的时候也要用最优美矫捷的姿态,否则愧对雷泽父老!
他心念已乱,忍不住低头瞄向地上如镜般的深水。水中魍魉疾驰,白发苍苍映月如雪,他瞬间安心了。

“桀桀桀……俺们追上你了……”一股热气带着毒蛙特有的腥味自他耳边吹拂而过,“这是第三十六次被我们逮到了吧……”
青蛊瞬间脸色苍白,忍不住惊呼:“压美蝶啊!师兄救我!!”
“咕儿呱……大家上啊!!”
“呱呱……”
只见一群毒蛙因为愤怒而纷纷跳上青蛊之上……
“合体绝技之蛙山压顶!”
于是听得“吧唧”一声,瘦弱的魍魉少年被压倒在了泥浆之中。为首的毒蛙斗志昂扬的用蹼爪扒拉开魍魉前胸的衣物,衔起失而复得的履霜草,带着一群蛙们蹦跶回了自己温暖的家。
“这次就饶过你,要是有下次……桀桀桀桀桀桀,顶要你扑在你家师门前口牙!”

“……师兄,你一直都在旁边看。”口吻是肯定的,魍魉少年看似精疲力尽的自泥地中爬起来。
“唉……”随着一声叹息,一道血光闪过,另一名魍魉弟子已站在他跟前,与青蛊打扮不同,他分明穿着高阶弟子特有的甲衣,面上覆着面具,“我眼睁睁看着你被雷泽的蛤蟆压倒了三十六次。”
“你却一直没出过手……”少年低下头,肩膀微微的抖动着,似乎在哭泣。
“青蛊,”另一名魍魉在面具下皱了皱眉,“你若是一天未舍弃那变态的美感追求,你就一天躲不开蛤蟆的群压……”
“不可能!”少年抬起头来,目光明亮惊人。那一字一句回荡在雷泽的夜里分外惊心动魄。
“我是雷泽的沉舟之花,绝不会放弃美的追求!”
他一边说着,一边撩起垂在师兄背后的流萤双带利索的抹去脸上的污泥。
魍魉一声长叹:“你好自为之吧……”
声未落,只见血光一闪,青蛊一震:化血三境!还没回过神来,他师兄已飘出数米。
他抬步欲追,却被几粒石子带着他的衣角往后带去。师兄的暗器卷居然也到了三境?!
“师傅有令,若弟子青蛊仍未完成任务,沉船之内所有碗筷,都由你刷…”
由你刷……
你刷……
刷……
“轰!!!”
青蛊还未反应过来,只觉后背一痛,不知撞上了何物。他下意识的随手乱抓想找个可以借力之物,忽然掌心触到细藤般的物件,立刻牢牢握住……
“呱呱!沉舟之花,给我签名啊啊啊~~~~”不知从何处蹿出一只毒蛙……
“不要啊!!暗器卷!”青蛊吓得浑身冷汗,立刻发挥超常水平使出了二境暗器卷。望着那只远飞的毒蛙,他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然而耳边却响起了一个清冷若瓷的声音。

“你可知你丢掉的是何物?”
他闻声望去,月下清辉佳人蓝裳,浑然天成,气神凉若瓷。眉眼似青花勾勒。

“鄙人秦羽弦,师出巴蜀弈剑听雨阁。”剑客展开一个微笑,“适才你丢掉的,是鄙人的钱袋,内有八百金银票。”

三十六为大顺之数,魍魉沉船弟子青蛊在经历了第三十六次毒蛙碾压之后,终于迎来了人生第一个春天,与巴蜀弈剑听雨阁大弟子秦羽弦一同离开了魍魉沉船,为了八百金的债务,来到了中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