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29

星初·私奔

月映天阶凉。
煌风裹了件夜色的大麾,将一头金发掩得严实,没有走正门,推开窗如猫儿一般跳了出去。夜色虽好,然月色仍照不透密密的树林。煌风眼中闪过一抹流光浅蓝,身周事物立刻清晰如白日。他挠挠腮帮,犹豫了片刻,最终下定了决心,沿着墙根躲过了巡夜的士兵,一溜烟窜到了地牢附近。
四周静悄悄的,连守卫都不见一个。
他虽然心觉怪异,然而心中一直牵挂着牢中那人,于是也没多想,只是再紧了紧身上的厚黑披风便推门而进。
长长的石阶陡陡而下,通道两旁燃烧着火把明黄。阴冷的空气夹杂着地底所特有泥土霉菌气息,然而很是干爽。博盟从不虐待俘虏囚犯,关于牢房条件煌风也还颇为自信。
他竖着耳朵仔细的听身周动静,缓缓而下,一颗心提在嗓子眼扑通扑通几乎都要跳了出来。
当那扇牢门出现在他眼中,他反而不知所措了。
那人依旧一身黑衣,平日里一丝不乱的发此刻仍是披散着,映着暖暖的火光仿佛流淌的缎。他靠墙而坐,双眸闭着似乎是在养敛心神。

“你来做什么。”他即使不睁开眼,也知道来的是谁。
我……煌风全然不知该如何回答,难道要他说,他想他了?他正茫然不知如何是好,忽然听着那人长长叹了口气。
“你过来。”
啊?煌风睁大眼望着他,模样有几分傻乎乎的可爱。
那人皱皱眉头,朝他伸出手,音调冷漠依旧,他再次重复道:“过来。”
哦……煌风想也不想便小步跑到牢门跟前,半跪下来双手趴在铁栏上,认认真真的注视着牢里的男人。
男子始终紧皱的眉头终于稍微舒展开了些许,他直起身,以同样的姿势靠近阻拦着二人的铁栅。他伸手,手指与煌风紧紧缠在一起。
“我陆葬生平所做未有一件悔事,然如今唯一遗憾…”陆葬目光灼灼的注视着与他近在咫尺的煌风,“……却是执子之手,无法携老……”

他们此刻如此接近,他能清晰感觉到陆葬呼吸时候的鼻息轻柔的触摸着他的脸颊。
煌风只是怔怔的注视着陆葬,眼框忽然涩得发疼,泪珠瞬间浸了下来。然而陆葬却对他露出了一个浅淡的微笑,空出一只手来,尽量让手指伸出密密的牢笼,真真切切的抚摸过煌风的脸颊。
“……你的声音还是没有恢复吗……”陆葬将头靠拢木栅,似乎是在喃喃自语,“真是可惜了,再也听不到…你叫我的名字……”
煌风忍不住把手指紧了一紧,眼泪再也不受控制的淌了下来。

陆葬陆葬陆葬……注视着他红色的眸子,心底不停的唤,每念一次就如丝线勒紧心弦,疼得无奈。
“别哭了,”陆葬此刻居然轻轻笑出了声,手指尖拭擦过煌风眼眶漫出的泪滴,“本来就挺丑的,越哭越丑。”
不待煌风说话,陆葬便自顾自的说了下去:“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那么小,短胳膊短腿的,连平地都可以无端端的摔上一跟斗……”
“……我为什么当初没有带你走……”陆葬闭眼,长长的叹息。
煌风却抓着他的手,用力的摇了摇头。
即使是当时,我也不会跟你走的!
陆葬闷声沉沉的笑,似乎很是高兴的模样。他目光从未如此温柔,如情人的抚摸一般扫视过煌风的脸庞一遍又一遍:“……这件事了结以后,你跟我走吧。”
啊?
“不是博盟也不再是狂澜,让他们相信,我们是可以在一起的……”陆葬的声音此刻在煌风耳朵里,有些遥远,“……你愿意吗?”
煌风愣住了。
他似乎是不敢相信般轻微的摇摇头,然后醒悟过什么来一般,努力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