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08

大荒幼儿园(渣渣= =)


“大荒团子幼儿园乃是由轩辕王朝独家开办,教学设施齐全,实行小班教学。绝对按照您孩子
的天分进行因材施教……”

莲修子看着手里的《大荒日报》不由皱了皱眉,掐指算来,自家的几只团子也都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只是到底是把他们统统赶进自家太虚班,还是让他们自行挑选呢?


唉…谁说只有大学志愿才伤脑筋?幼儿园派系同样让家长头疼啊!


莲修子揉揉眉心,决计召开门派大会,让师兄弟们一起投票表决。拿定主意,莲修子潇洒起身,广袍乘风,宽袖一挥,袖口即刻散射出五道蓝色光晕飞往不同方向。

各位义兄义弟,莲修子这次麻烦你们了,毕竟,孩子是明天的希望口牙~~

不出半个时辰,便有麓仙踏云腾雾自西而来,黄衫金冠,背有灵光浮动,笑若菩提拈花,自号金莲使;再一盏茶时间过后,有妙手绿衣身骑硕兔身背葱翠药草而来,针医救世,门派名为冰心堂;再一炷香过后,有青衣者踏剑而来,衣袂飘摇身姿曼妙,师兄弟赠他芙蕖公子之号。

莲修子浅浅一笑:“明修贤弟,看来还是你最快啊!”

话音未落,便有一人身着黑衣红甲,不知从何处踱步而出,身后衣带轻飘,目若寒星,腰间名器承影不知尝过多少血色,身居沉船,化血成碧。魍魉。

“似乎少了一人。”冰心堂的大夫柔和浅笑,一边用药草逗弄着手边玉兔,一边心不在焉的说道。

2009-02-07

从某论坛看到的很可爱的老妈写给未来儿子的信-X-

乖儿子(如果是闺女 千万别跟妈计较 因为打儿子俩字只敲四下键盘):



你好 我是你妈 你亲妈 你风华绝代的亲娘



恩 看到这封信的时候

你一定很好奇妈是什么时候写的

非常牛掰地告诉你

是你妈二十那年写的 那会儿连你爹都没有

就是突然兴致来潮了 决定现在写下一些话和承诺

可能你读完会想说 妈赐我毒药 让我离开人世吧



首先我必须说 其实你有可能差点就不出现在这世上

因为你妈我曾经从想要俩孩子

到只想要一个孩子

到后来见着孩子就恶心


但是遇见你爸 你妈就倒塌了

然后你也知道 男女一相爱 就为所欲为

于是在一个非常美好的日子 我和你爸就昏天暗地了

因为爱你爸 因为你妈觉得女人没有孩子很不完整

所以就把你给弄出来了


为了你 娘抛弃了性感小裙

为了你 妈忽视了高跟鞋

为了你 母后放弃了一切被定义为垃圾的食物

为了你 额娘想没事爱爱你爸都提心吊胆


你说一正值娇媚无比的女人突然这样容易吗

还有你爹容易吗

首先视觉上就得进行调整

其次心理上要准备承担更多累人的事

再就是生理上要忍辱负重


所以为了你 我和你爸没少受苦 一点都不容易

以后别觉得我们活该对你好

以后别觉得一切拥有都是理所当然

以后我们爱你十分 你得爱我们五分 剩下的五分就看你小子良心了



看见你就会让我想起和你爸相爱的点点滴滴

看见你就会让我想起你姥姥和你姥爷那时的不容易

看见你就会让我想起你妈小时候也跟你似的那么可爱



对于你的爱好 妈有点稍微自私就是想让你去学钢琴

你妈我学了七八年钢琴也没弄个什么肖邦啊贝多芬奖的

那是因为你姥姥只是想让我有个兴趣



而我纯粹是为了让你以后勾搭小姑娘更加方便点

有那么一部分丫头看见长的不错还会弹钢琴的男的就发昏

当然如果你誓死不学 也不逼你 最多不理你几天



还有妈希望你能爱运动 篮球足球网球各种球随你乐意

学生时期运动型男生很招风 我希望你是校园风云人物

迷倒一片女人 让她们来贿赂我 告儿她们带酸奶


这样没事儿你爸还能跟你在楼下篮球场斗两下

当然我经过的时候 你必须把球传给你爸

这样我就可以抱着你爸说 老公 你真帅

你爸一个反扑 媳妇儿 走 回家



妈希望你能爱学习 但不是书呆子

千万别跟我说 妈我只爱学习 我只想看书

我可能一激动会掐死你

不用非得什么第一第二,级前五十差不多就行

这个东西要看你自己

只要你觉得不亏 只要你觉得这就是你的能力了



恋爱这个问题 妈的建议就是

如果觉得责任是你能承担的 那么你爱怎么折腾都随便

只是我要告诉你 每个女孩都值得被珍惜

不要随随便便地玩弄任何一个人的感情

请记住保险套随身携带

再就是如果你恰巧爱上了同性 请你告儿妈一声

如果那个人是你真正爱的人 我和你爸都不会阻止



对于朋友 请你记住哥们是陪伴你最久的一群人

可能在你还年少的时候交了所谓的坏朋友

但是记住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好坏 任何一个人都有值得你学习的地方

作为男人 担当 责任 仁义这些请你记住


妈宁愿要一个为了哥们去炮儿局的儿子

也不想要个冷血无情只为自己的尊贵人物

不过你丫要是折了 真跑进去蹲着了

我抽死你这事没商量

希望你是个真男人 是个有血性的真爷们

不是阴柔男子 那都是放屁


关于你的前程 爹妈不会强求你

希望你能去做你真正想做的事儿

如果你想拎包走遍世界 好的 去吧

每个年轻的血液都有着那些冲动

年长的人会称之为盲目

但我不希望

等你老的时候后悔年轻时有那么多没做过的事情

只要不是坑蒙拐骗偷吃喝嫖赌抽



有人说人生最邪恶的地方是只能年轻一次

可这也恰巧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地方

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学会珍视和坚持

我和你爸不需要你养活 让你拥有自己的事业

是为了让你可以承担自己的家庭



对了 说到这 就要提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那就是你结婚了 千万别跟我和你爸住一起

求你了 就让我们和谐的渡过人生吧

你要是有小孩了 也千万别扔给我们

每个星期带过来让我们俩玩两天

我和你爸可能没事就出去旅游了 哪玩儿去了

总之让俩老头老太太多腻歪腻歪吧


对于感情妈妈要告诉你

记住只靠单纯的喜欢和爱 那份感情不会长久

信任 沟通和宽容才是最重要的

人不难懂的 只要你主动去沟通 试着换位思考

请你信任你的爱人 不要怀疑

请你尊重你的爱人 不要认为对方理所当然就应该对你好

千万不要总自以为是的去考验对方

千万不要认为对方一定懂你 因为谁都不是天王老子 生下来就什么都懂



关于生活 这是一个很妙不可言的话题

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不一样

但都遵循着一个准则 那就是良心

请你活的潇洒些 请你活的对得起自己

别大学毕业了跟我说 妈 我没拿着英语四级

你爱拿不拿 只要学校给你毕业证



哎呦

就是记住你妈爱喝酸奶 你挣钱了必须得给买酸奶 但绝不要芦荟味儿的

就是记住你爸爱你妈 别没事傻了吧唧跟你爸统一战线跟我起义 因为你铁输

就是记住我爱你 非常地爱你 从你出现在我生命里那一刻开始

还得记住以后逛街的时候得让我挽着 还得喊我姐 听见没



至于你老婆 带回来给我和你爸瞧瞧

大概的理想儿媳妇标准就是五官俱在 四肢健全 心智正常

但你敢给我领回一非主流的儿媳妇 我能踢死你

别怪妈不开通 因为你妈不想看见一山寨版熊猫在眼前晃悠



不说了 累了 还有点饿了 你是不是看哭了 别哭

你妈爱感动人这事不是一年两年了

因为心里有你 才想那么无怨无悔地爱你 宠你 感动你 对你好

千万别总出去说我是你妈 我怕那些孩子因为太羡慕而挠你



曾在随笔本上随手写下了一句话


爸 妈 是我人生最大的弱点 若他们离去 我的世界会瞬间崩塌

后来下面被你姥姥补了一句话

孩子 等到你为人父母那天 你的世界就是你的孩子

若他们离去 你的世界会瞬间崩塌



大宝贝儿子 我爱你

我还至死不渝地爱你爸

我还以命担当地爱你姥姥姥爷爷爷奶奶

我还坚贞不渝地爱中华人民共和国

世界和平 阿门 真主安拉保佑 阿弥陀佛



你温柔可爱娇媚性感活泼动人勇敢美丽又勤劳地亲妈 亲书

时间日期 自己查去吧

2009-02-07

第四夜 倾泻的回忆

一直下着雨,从头一天的夜晚到今天的黄昏。

然而这一天吟游诗人并没有来到酒馆,有人说,路过他所居住的木屋,门上有锁。他心爱的竖琴被放置在门口。

这时候,有人推开了酒馆的门,夹杂着雨水的清冽空气涌进浑浊的室内。

“哎呀呀,听说这里有人讲故事呢?”那人摘下帽子,抖了抖羽毛上沾满的雨水,样子并没有因为被淋透而狼狈,深蓝色的发上叠着几许霜色,反而因此增添了几分难以言喻的魅力。他四周张望了下,“好像我来得太早了?”

“这位客人,今天晚上没有故事可以听啊。”似乎永远都带着几分醉意的酒保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对他说道,“不如找个漂亮的姑娘,一起喝杯本地最美味的葡萄酒吧!”

那人笑了笑,找了个角落坐下来,举止优雅不似常人。

自己果然不该讲什么见鬼的故事啊……

吟游诗人的发色因为雨水的洗刷而失去了金色的掩盖,露出了本来的棕色——他本就不适合那种太过锐利的金色,温润的棕色才属于他。

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了。



回忆一旦开始便无可收拾,爱恨情仇,生离死别倾泻而出,流淌一地。




那个晚上自己什么也没来得及说,只见眼前一道银光闪过,还没看清楚是什么,便被R推开摔下树去。

“…我还以为你宁愿他受伤也不会放手。”

云雀前辈你第一次说这么多字…不过如果你能先拉我一把或许会更好。纲吉狼狈的跌坐在草地上——屁股被摔麻了暂时起不来,他愣愣的仰望着站在跟前背对着他的云雀恭弥。

好像是在被人保护着一样。

云雀的斗篷随意披在肩头随着夜风微微拂动,虽然都是同样的深黑色,可是却莫名的仿佛有着各自的光芒。他手持一对银色的拐,姿态攻防兼备毫无空隙。

R站在树梢之上,轻巧的如同一片纯黑的羽毛,没有激起一丝,哪怕是最细微的颤动。他的瞳孔也是夜一般的黑色,却闪烁着光芒,但又看不清那光芒所掩盖的究竟是什么。

“你想用我赐予的力量与我争斗?”

他居高临下的睨看云雀,就像是看着一只可怜的雏鸟。

云雀恭弥从不知道何谓退缩,也不知何谓畏惧,面对比自己强大的人……或者魔物,他只会战意更胜。

月色冷清。云雀呼吸平稳,一动不动,扬起的披风猎猎作响,似乎是想将纲吉包裹起来。

R抬起右手习惯性压了压帽檐,黑色玛瑙在羽毛的掩映下颤抖着细微的光芒,幽黑的眸子在人前被遮挡住,看不清目光里是什么。

他们并非普通的血族,他们拥有更为强大的力量,那力量被成为死气焰,每燃烧一次,便离光明越远,越堕入深渊。

云雀的火焰是紫色,热情的红糅合冷静的蓝,化作了明烈的紫。灼灼烈焰附着在双拐之上,似乎要燃尽所有,咬杀一切阻挡之人。

纲吉只看过一次R的死气焰。仿佛是上天的讽刺一般,R的火焰却是阳光一般纯粹的金色,从那个始终一袭纯黑礼服的人身上燃起,色泽温暖到几乎令人落泪。

“这种时候,你还会分神啊。”R的嗓音忽然从他耳边掠过,他不知什么时候从树梢之端上轻巧的跳了下来,那种骇人的冰冷,惊的他差点再次摔下去。

还有什么好害怕的,你不是早已经失去温暖的资格了吗……

我的孩子,你是我所创造出来,仅属于我一人的光芒……

低沉的嗓音在耳畔低低回荡,宛如魔鬼诱惑的吟唱,那是仅属于他一人的原罪,只有他一人能听到。



视线未及,却闻一声清冽的脆响,只见云雀左拐被R以剑单手招架,其右拐随即向对方腹部狠狠击去。R一个侧身躲过,另一袖口贴掌滑出一柄闪
烁着乌金光芒的枪,两声清响,枪口瞄准的非狼人,而是同族。

两人的速度快得惊人。

纲吉傻傻的在原地望着他们,双脚像在土里生了根,与身周细密的高草生长在一起,一分也挪动不了。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两人,手脚不由自主的因为强大的力量而轻微的颤抖起来。

怎么办……我该趁现在逃跑吗?(他听到了R微弱却清晰的一声冷笑。)

我逃不掉的。



“……喂。”他忽然感觉到有人拉扯着他的衣角,下意识的一回头低眼寻找,然后发现先前问路的青年正趴在地上躲在草丛间,蓝色的眸子闪烁着
近乎于兴奋的光。

“趁现在赶紧跟我逃吧?”青年趴在他脚下轻声说着。

这是什么情况啊?!纲吉只觉得大脑似乎短路了,嘴角都有些不由自主的抽搐,这人是没长脑子吗?

青年看纲吉一直没反应也有些不耐,于是飞快的抬头瞄了眼酣斗的两人,确定没人发现自已之后,大着胆子站了起来,一把抓住纲吉的手,直接拖着他往城市的方向奔跑而去。


有人?!

R心中一惊,手中动作却并未迟疑,一个后翻抬腿踹中了云雀的胸口,趁机借力朝逃走的两人追去。

“你的对手在这里!”及时手臂早先被子弹擦伤,云雀却丝毫不肯给R一个抓住纲吉的机会,反身拦在了他之前。

“你还真是守护着他。”R自嘲的勾起一丝笑容,选择云雀恭弥作为纲吉守护者的是他,如今有那麽一些后悔的也是他。抬眸望了眼天色,时间还足够纲吉逃抵城市,再找到一个可以躲避阳光的地方,他可没兴趣看到自己的孩子被阳光亲吻。他收敛起笑容,将枪收回袖中,随手将佩剑挥舞出几道剑花,漫不经心到,“今天先放过你们。”

话音未落,他便转身而去。

不急一时,他想到。

我还不够强。云雀想到。



“你看,他们没有追上来吧!”

不知道跑了多久,他们终于停了下来,青年扶着石墙大口的喘着气,笑的爽朗,反而纲吉则是脸色苍白蹲在路边差点呕吐,过了好一阵子才回过气来。

“你一个人在野外也不怕遇到那些妖怪,”青年站在纲吉身边抱着双臂,“幸好你遇见的是我,不然别人可没那个胆子救你。”

谁要你救啊!纲吉做了次深呼吸稳住情绪后开口道:“……谢谢,再见。”

青年却紧紧抓着他的手腕不放,笑容有越发扩大的趋向:“陪我一会儿如何,好歹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吧?”

纲吉怒目瞪了他好一会儿,只是青年不知是脸厚过人还是没有察觉,仍然一脸笑盈盈的注视着自己。纲吉最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认命的点了点头:“我必须在天亮之前离开。”

“是,是。”青年拉着他钻进某条巷子一路摸进某间阁楼,愉快的笑声从来没有停过,“我叫六道骸,是来自罗马的旅行者,来交个朋友吧。”

罗马……

纲吉愣神之间,便被他拽进了房间,然后被按到座椅上,听青年天南海北的开始闲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桌上的沙漏已经在名叫六道骸的青年说话间有意无意翻了几次个。天空也从深蓝开始变得浅淡,最后浮现出了鱼肚白。

“那个……”他不得不出声打断毫无倦意的六道骸,“抱歉,我必须走了。”

“啊……”六道骸看了眼纲吉,一脸这才想起他们两人约定般的恍然大悟,“天已经快亮了啊。”

“那么,我告辞了。”纲吉站了起来,打算推门离开,只不过没有走出几步,再次被骸抓住了手腕。

“天已经快亮了。”

六道骸低头注视着他,重复着刚才的话语,纲吉感觉他的身上缓缓的弥漫出有些不同的气息,他被发丝所掩映的右眼居然开始泛出血色来。

“……你还走得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