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29

[霹雳佛缘]似是故人来 4

素續緣處在隊伍的尾端。
輕功不好,於是騎了馬與了別的各派門人一起緩慢的前進。
他堅持藥箱要緊隨自己身邊,低著頭默默的算今年藥園藥材何時可用,不關心他們是要去討伐誰或推翻誰。
戰爭是殘酷的,醫生是重要的。
於是素還真說,犬子自願隨行。他表情真摯誠懇,眼底隱約有一抹不舍不忍。

演技十足十的精彩啊。
疏樓龍宿站在素還真身側,看得清楚明白。五月的天已有了微薄的熱意,他搖著手中宮扇舉止優雅,心中暗暗的笑。
不過比起他家那只老道,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
素仙人轉身時候龍宿與他相互點頭致意,兩人唇上皆是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平凡之身普通之人求的不過是闔家安康長命百歲,所謂先天,他們已經生活了太久太久,忘記了如何去愛如何去痛如何去握住愛人的手。
無聊啊無聊,風平浪靜。
有時候太過無聊的生活需要用鮮血來增加刺激。

他們停留的客棧院子裏種著一棵石榴樹。逢魔時分,天際昏黃暈紅,似佛前紅塵萬千蓮影斑駁。素續緣站在樹下,頭頂灼熱明亮的榴花開了漫天。遠遠看去,仿佛他正仰頭,眼角眉梢含笑與那花朵談天說話。
"中原很難見到這種樹。"疏樓龍宿在他身後微微眯起眼,每當他感到愉悅時,他都很喜歡做出這個細微的動作,"吾聽人說,這樹的果實是人肉的味道。"
"龍首前輩。"
素續緣是晚輩,轉身瞬間,曇花的香甜氣息撲面而來。他愣了一愣,然後低低一躬,黑色的發有些許掠過臉龐垂落下來。"前輩還未用晚膳?"
龍宿微笑,那笑很是美豔,但素續緣卻總是覺得那笑容帶著一絲莫名的自我嘲諷。
"汝相信有另外的世界嗎?"
疏樓龍宿一口儒音聽來華麗無雙,金棕色的眸子極為技巧的望進素續緣眼裏。
"前輩此言何意?"素續緣不逾分寸的垂下眼簾。心臟跳動的意味卻開始不同。一下一下,不光是節奏,似乎有什麼要呼之欲出。
"一些老人家的嘮叨而已。"龍宿微笑,離開。
另外的世界……
那邊有沒有你,或者有沒有他?
龍宿想啊,如果沒有了劍子,即使那個世界再完美,也不是他所需要的。
素續緣想,如果有另外一個世界,我也不再是我,會不會比現在好?

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的血。
隨行的藥童已經嚇得哭了出來。然而他卻心裏莫名鎮定,素續緣漫不經心的看著眼前的人打打殺殺,目光不自覺的尋找著佛者的身影。U形的魚骨針鋒利,縫合傷口的動作跟愛一樣,已經變成了本能。
"你先回去。"給最後一位傷患救護完畢後,他對小童說。
然後他站起身來,朝著爭戰尾聲的山崖走去。

三對一。
素續緣比誰都明白自己的父親。他喜穿雪白的衣物,不為那分出塵,而是因為它是最容易被玷污。就如此刻,胸口的血花開的爛漫。
素還真依在山崖某處調理氣息。他滿身是血,映襯著那雪白的衣衫,觸目驚心。只是若他收起那分幾乎不可見的笑,那該多完美?

他們的敵人一身高貴的暗紅與流金,容貌英俊。
龍宿與劍子幾乎是同時嗅到了那股寂寞或是無聊的氣息。
這世界,太無趣了不是嗎?那人壓低了聲,悶悶的笑到。
然後,他問……
要不要去另外的世界?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大大 我很喜欢你的这篇佛缘文 请问啥时才能更新啊 TAT 我就是想让你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一直在等待着你的更新~~~~

No title

汗死,其实这是一个坑啊……

No title

团酱你被爱了!!嫉妒你!!

No title

我要更新啊~~~~变成团子在地上滚来滚去~~~~~为什莫世界上会有坑!为什莫这里有个坑!为什莫我会掉进来!为什莫挖坑的人不见了!为什莫挖了坑就跑!为什莫我爬不出来了!为什莫啊为什莫这到底是为什莫!!!!!

No title

默……说起来……我忘记FC2的登录密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