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12

笑看你的海(TF变形金刚真人版相关)

你在天堂,看不到我活的地狱。

他们被丢进了大海里,“哗”的一声巨响掉进水里,然后直直坠落地球最深邃的大海沟底,海草缠绕不惊起一个气泡,周围是盲眼身体扁平的鱼,在海洋表面因他们而激起的泡沫散开以后,一切便都恢复了平静,然后普天同庆,天下太平。

Barricade的身体歪歪斜斜的倒在形状诡异叫不出名字的海藻之上,光学镜被锁定一般紧闭着,看不见曾经殷红如血的光芒。然而他还保持着一些意识,胸腔里的火种也还在微弱的燃烧着,缓而慢,一点一点。

还有一些能量……

海水的温度实在太低了,几乎快要冻结了他导管里的机油,他已经是用尽全力使自己保持清醒,关闭了一切不必要的。他知道,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等。



海下一切都很安静,没有声音,没有时间流淌的迹象,一切都被蓝星的自然魔法固定在了寒冬零度。
Bumblebee是汽车人的侦察兵,众人皆知。

Barricade忽然想起了之前潜伏在蓝星等待Bumblebee到来时候,不知路过那个咖啡厅时,听到苍老的声音哼唱“时间忽快忽慢,等待最长久,情人相处时光最短暂”,天蓝云白,金黄色的阳光照耀下,与Bumblebee扫描变身时一模一样的明黄色跑车轻快敏捷的开过。他忽然觉得四肢泛起了些微的暖意,然后下一秒他想大概是自己的CPU稍微进了点水,逻辑混乱得都出现了碳基们所谓的“幻觉”,唔……或者说精神分裂?

他想他守着同伴们的机体自娱自乐的功力还可以。



他们的身体是钢铁的机械,没有温度,当机油流动过盔甲之下的导管时,会带来暖意,但哪不够,远远不够,Barricade需要的是更为纯粹的燃烧,就像是整个从整个CPU开始燃烧一般,他一度以为那应该是毁灭的快感。

他一直在刻意的忽视着什么。

一直在忽视的东西不会遗忘,只会积累在内存里,只需要一个小小的电流信号,就会全部爆发。

内存里Camaro的影子只是开始。



战场上第一次相遇,Bumblebee还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即使他现在也没有改掉多少那冲动的毛病。

“嘿!你的对手是我!”明黄色涂装的年轻汽车人毫不畏惧的冲他挥了挥拳头,身后的门翼因为情绪的激动而微微扇动,海水蓝的光学镜直直的瞪着他。

多么天真的孩子啊……

Barricade清楚的看到名叫Jazz的银色TF近乎碳基头痛般捂住了额头。

他忍不住笑了,只是一瞬。他开始恶意的猜测,那只天真的小蜜蜂是如何的面对被撕裂成两段的Jazz。

海水蓝的光学镜会大大的张开吧……

然后冷却液沿着他的镜框滴滴答答的落下……啊,他的发声器还没有被修复吧?无法哭泣的呜咽最美妙不过了…

银色的身影在光学镜里的位置是多余的。

Barricade近乎神经质的在意着自己与Bumblebee的每一场战斗,他无法控制的厌恶着那个叫Jazz的家伙。



他是多么渴望以最最决绝的方式将Bumblebee的四肢折断,让他浑身迸射火花,然后再慢条斯理的揭开他胸口的装甲,接着,缓慢的让彼此的火种融合在一起,一次再一次再一次……即使注定再分开。

因为他明白,哪怕说爱,Bumblebee也不能属于他。

汽车人霸天虎,同出一脉。背离之日,即失永爱。

失去爱的,又何止他一人……

他张了张光学镜,四周漆黑,海水温度依旧。

Starscream,你的动作太慢了……

他嘴角噙起一抹微微的笑意,不知道你来之后,我还能不能再见到他……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