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25

eversleeping 2

第二夜:孤立的云朵,混沌的天空,忘却的记忆。


金发的吟游诗人与往常一样,准时的来到来酒馆,衣着朴素布料柔软,微笑一如既往的恰如其分。

啊,我们昨天说到哪里来了。

自问自答的信手撩拨琴弦数声,他抬头看看窗口,太阳还未下山,昏黄的阳光透过窗口玻璃射
进室内,给器物镀上了一层美丽而醉人的琥珀色。

时间还早,我先讲点别的怎样?



那是在六道骸还没出生的三百二十四年前。

有一个美丽而强大的国家,名字叫做彭格列,但是他们的名字却并没有流传下来,没有任何史书记录,他们只存在与吟游诗人的传说之中。

那是彭格列王朝的第十代,他叫什么名字已经没人知道。优柔、寡断、缺乏帝王应有的冷酷……众说纷纷,说他并不适合成为一个王。

然而他却在种种说法之下,毅然登上了王位,一切都得益于他有着一个好的老师。

国王的路并非一帆风顺,彭格列第十代恋爱了,然而他的恋情却被所有人阻止。他的恋人也因他而走向死亡。于是他伤心欲绝,在一个暴风雨的夜晚摘下了王冠,离开来自己的王国,四处流浪。他忠诚的守护者们为了找回自己的王,也紧随而去。没有了天空的守护,王朝逐步走向
灭亡,最后湮没在了尘埃之中。


这就是彭格列十代的故事。


诗人停下了讲述,喝了一点粗葡萄酒。这个时候,月亮刚刚升到天空,月光温柔的抚摸着橄榄树的枝叶。

啊,因为离别将近,所以话多了一些,见谅。

于是继续昨天的故事吧。



云雀恭弥。

他出现在街道上正是入夜时分,黑色的上衣,黑色的裤子,黑色的皮靴,黑色的斗篷以及黑色的头发与双眼,唯有皮肤泛着些许苍白。

英俊的不像是人类。

意大利的女人生性热情,妓女们忍不住想与这年轻英俊的男人调笑搭讪几句,却被他冷冽的气势冻得悻悻而归。日后向她们问起这男子的时候,她们说,他眸子里透着寂寞。

云雀沿着石板路往街道的尽头走去,最后来到来一所房子前——当地人从不敢接近,据说那是一座可怕的鬼屋。

雪白的墙壁,红色的屋顶,屋前种着来自东瀛名叫夕颜的植物,其中也不乏常见的植物,如铃兰,如矢车菊。

他也不敲门,径自绕到屋后,轻松的越过后院围墙,穿过丛丛橄榄树,翻窗而入。

屋内一片空旷,摸索着墙壁,来到房子的东南一脚,找到了信中所说的暗格,轻轻搬动机关,屋内地板即刻下沉,现出一个入口。

于是再向下。

烛火昏黄的光,雪白的玫瑰花,黑色的棺木,刺眼的X代字样。

轻轻推开棺盖,沉睡在里的人张开琥珀色的眼睛,对他微笑。

啊,云雀前辈,我似乎睡过头了呢?



那一刻,云雀觉得心底似乎不再空旷。


“你太弱了,居然会被那种级别的驱魔人伤到。”云雀还是一脸不屑,就差用眼角瞥向棺中的人。

“抱歉啊…”泽田纲吉很是尴尬的挠了挠头,“那个前辈,能不能先帮我出来?我好像还有些腿软…”

鼻孔发出一声冷哼,单手便将他拎了出来,不过没有好好放下他,而是顺势抛了出去:“不如下次我亲手杀了你吧。”

纲吉狼狈的稳住身子站了起来,闻言满头冷汗,因为他知道云雀的话并非玩笑。

“接住。”一袋温热的东西丢了过来。

又是……血吗?纲吉凑到唇边,有强烈的腥咸之气。

“是牛血。”云雀恭弥靠在墙边闭目似在养神。

泽田纲吉这才放心的张口吞了下去,入口之后却不是先前的腥气,而是香甜顺滑沿着喉咙流进胃里,他这才有了力气。

脑子里是嗜血过后常见的眩晕与飘飘然,泽田纲吉忽然想起了很久以前自己才刚刚自沉睡中醒过来,自己不知道自己是谁。忽然有人自黑暗中靠近——啊,他发现自己在黑暗中也能看清一切。

那人也有着一双黑色而冰凉的眼睛,黑色的发稍略略自然卷曲,他抬起自己的脸,在嘴唇上浅浅一吻说,纲吉,你是我唯一的孩子。

啊,原来,我的名字是纲吉。泽田纲吉。



纲吉抬眼有些胆怯的望向云雀,他似乎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啊啊,我并不是想赶云雀前辈走,可是他的压迫力实在是……

“外面的人正在找你。”一句话便把他堵了个结实。

“…是吗……”纲吉低下了头,继续发呆。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月光慢慢淡去,天边出现朝暮的明亮。

“该睡了。”云雀对纲吉说着,然后翻身挤进他小小的棺材,用自己的斗篷将他紧紧包裹住,“我不怕阳光,你睡吧。”




“难道他们都是吸血鬼吗?!”

琴弦鸣唱着动听却悲哀的旋律,诗人述说着,啊,各位,你们猜的没错,云雀与纲吉正是那最邪恶的生物——吸血鬼,他们一起藏在狭小的棺材里躲避驱魔人的屠杀,上帝保佑,我可不是那邪恶份子中的一员,只是,我们的故事中有哪么一些特殊…

诗人照例看看天空,月亮正明亮,他有些为难的说,怎么办呢…我还有些私事要办呢…

“是不是那家美丽的姑娘在等着你敲门啊?”熟识已久,酒保忍不住打趣。

诗人一愣,随后露出温和的笑容,啊,就当是吧。



Buona notte,明晚再见。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