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29

[霹雳佛缘]似是故人来 3

整理好藥材,再細心的清點一番,不多一味不少一種,素續緣這才放心的抱著藥材往廚房而去。
東西有點多。
早知道就不把廚房修得離藥房這麼遠了。他有點懊惱,然後努力把藥物往懷裏挪了挪,就算是艱難也要一步一步走下去。


“你不去幫他?”劍子望著佛劍。他的瞳孔是一種滄桑的灰,佛劍記得那雙眼睛在以往看來都是如死灰般的寂,此刻卻散發著似乎找到稱心玩具的興奮。
佛劍看了他一眼,起身,朝少年走去。

啊,事情會發展成什麼樣子呢?
劍子很是興奮,活了上千年,除了跟龍宿鬥嘴或者是上床做愛,這世上恐怕還沒有別的事更比慫恿佛劍破戒動情更有趣。
相信龍宿也一定很感興趣吧,劍子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訴龍宿這一切了。



公子白髮。
他似笑非笑。相似的五官,一模一樣的旋渦眉。自己的血自己的肉,胎兒剝離母體時的疼他體會不到,他疼的不是孩子的母親。那個人離開時候的痛,也沒人明白。


爹親。
素續緣嘴唇動了動,卻叫不出一個字。所有的聲音都被堵在了喉嚨,胸口是缺氧時的緊窒,心臟砰砰跳動一下一下砸在胸口,右之三分之一左之三分之二,合成一份完整的痛。

“素賢人。”佛劍懷裏抱了藥,雙手不空,於是沖素還真微微點頭,算是問候。
“前輩,犬子教導無方,怎能勞您……”轉身、低頭、請罪,素還真舉手投足書卷味十足,所謂風度翩翩。
“無妨。”
“……爹親,”素續緣朝父親低低躬身,“請爹親與前輩在前廳稍候,有事吩咐即可。”
“不必,”素還真淡然到,“吾只是順路來看看前輩的傷勢恢復得如何。”
話未落,他朝佛劍分說深深躬下一禮。
“三天之後與那魔頭一戰,全靠前輩您了。”


是啊,全靠您了。
素續緣唇邊一抹笑容平抿,看多了自然也就麻木了。
步步精心推人送死,勾心鬥角殺人不見血。為的,也不過是成那人上之人,轄那天下之士。


只要剷除三教先天,武林之首自然便是他素還真囊中之物。


沒有不見血的雄圖霸業。
素續緣蹲在爐灶前,往裏送進一塊柴火。灶上藥湯沸騰,藥香別有芬芳。
你想讓那人死,我偏偏不願讓他死。
眼角有些酸澀,用袖口胡亂去擦,卻濕了一片。


“劍子,你聽到什麼了嗎?”佛劍竟有些微的失神。
劍子凝神細細聽了好一會兒,搖頭。
“你聽到了什麼?”
“哭聲。”佛劍皺眉喝下了最後一口藥茶,很苦。
“喔?”劍子雙手交疊支撐住自己的下巴,“佛劍啊,你知道麼,以前有這麼個說法。”
“講。”
“若是那人因為愛著你,而必須承擔太過悲哀的痛苦,即使是在心底的哭泣,無論隔得再遠你也會聽到。”
“就這樣?”
“就這樣。”劍子起身,一陣風吹起,衣袂飄飄仿若嫡仙。
他抬頭望著天空,一輪下弦月。
“對了,佛劍……”他忽然開了口,笑得有一絲狡猾,“今夜,有事……”


有事,何事?
佛劍結跏而坐,心不動,一片清明。


已是月上中天。
吱呀一聲,門被輕巧推開。來人腳步浮沉,雖有練過武,卻也並不高明到哪里去。
“……前輩……”
來的,正是素續緣。


月色落在他的衣衫上,涼薄如水。
他的嘴唇卻比月色更冰涼,帶著幾分堅定的意味輕輕的印在佛劍嘴唇上。
佛劍分說下意識的想要躲開,可素續緣馬上在下一秒追了上來,他的手纏繞著他的脖頸,指間剛剛拿捏住頸上幾處要害,佛劍掙脫不得。
嘴唇相貼的下一秒,一股甘甜送進他口中。

素續緣的瞳與劍子的灰不同,是全然的深褐色,此刻正望著他。只要將這口藥讓他服下,即使利劍穿心也可免去一死。只是這藥離不得人氣,只得以口相渡。


情人之間是親吻,而他們之間,什麼也不是。


他又聽到了哭聲。
佛劍心神一動,等到發覺時,已咽下口中津甜。
他神色複雜的注視著素續緣。
“解釋。”佛劍並非不講理之人。
“不可說。”素續緣垂下眼簾。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